rss
每日播报 三农内参 三农专题
三农科教商城
产品
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三农科教商城 -> 科教服务 -> 农业科技咨询

如何给孩子更好的教育

时间:2017-09-23 13:32:01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 作者:佚名

  近日一篇名为《牛蛙之殇》的文章在网上走红。这篇文章炮轰“幼升小牛蛙战争”,从而引发了公众对教育焦虑的讨论。在城市家长为择校奔忙的同时,农村孩子也在企盼着教育公平。本期我们采访了几位城乡教育工作者,听听他们对教育的思考——

  本报记者何烨

  新学期开始不久,很多孩子升入了高一年级或者是新的学校,而升学、择校不仅是家长,也是全社会关注的话题。

  教育资源如何做到公平分配,是政府在教育制度上的考虑,而对家长来说,帮助孩子挤进名校,仿佛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家长都会尽自己所能让子女得到更好的教育。但有时过度追求更好,反而演变为一种升学焦虑,裹挟着孩子过早参与竞争,而失去了教育的初衷,违背了教育的理念。

  “牛蛙”之路背后的升学焦虑

  文章是一位上海的退休教授所写,他的外孙从三岁就开始进入“牛蛙模式”备战“幼升小”,按照上海不成文的说法,小孩考上了上海四大民办小学,则是“牛蛙”,若没考上,则是“青蛙”。而按照一些家长对孩子人生的希望,则是著名民办小学——著名民办初中——著名公立高中——北大、清华、复旦和海外常青藤,这是一条让家长们津津乐道的“牛蛙式”成长路线。

  为了这样一条“牛蛙式”的道路,很多孩子从三岁开始,就在家长的安排下参加各种特长班、兴趣班,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前不久,另一篇关于孩子教育的网文同样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文章名为《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文章历数一位妈妈在暑假期间为孩子花费的钱,包括去美国游学、钢琴、游泳、英语、奥数和作文,孩子的一个暑假,竟然花掉了家长三万五千元。难道养育并教育一个孩子的花费已经如此之高了吗?还是社会竞争压力的剧增带给家长的教育焦虑呢?

  别把家长的焦虑传导给孩子

  “画画是从幼儿园中班开始学的,钢琴是小学开始学的,游泳是刚刚过去的暑假开始学的,其他的还有拼音和英语。”熊莉比着手指给记者数着自己女儿“繁忙的课外生活”。

  熊莉是两个女儿的妈妈,大女儿刚刚上小学二年级,小女儿才两岁。和许多家长一样,在女儿很小的时候就让她们上了各种兴趣、爱好班。“画画班是因为孩子喜欢,钢琴是想让女孩子陶冶情操,学游泳是为了让她有多运动的机会,而英语则是一项基本的语言技能。”熊莉说,女儿并不排斥学习这么多东西,大多数时候都觉得是在玩。而且因为在上学之前就学了拼音,在学校课堂老师提问,女儿就会积极举手回答问题,这也给了她自信心。

  和一般的家长不同的是,熊莉自己也是一名高中老师,她所在的江西师大附中是省优秀重点中学,盛产高考状元。相对来说,她的孩子升学压力并不大,给她报的这些兴趣班也都是出于素质培养,不需要孩子去考级,也不需要用这些通过升学考试。“其实如果没有升学压力,全凭孩子的兴趣,她还挺乐意学的。”但作为一名老师,熊莉也目睹过自己的学生因为家长给的压力太大而申请退学的。“家长希望孩子一路名校,我特别能理解,有个好的学习氛围和彼此帮助和竞争的同学,对孩子形成积极向上的学习态度很重要,而将来在社会上找工作,‘985’和‘211’院校毕业的学生,就是多一点优势。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体系就是这样,我们也只能去接受和适应它。”

  孩子喜欢轻松有趣,而压力大部分都是家长给的,“家长有时候也有攀比心态,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好,自己家的孩子不能输,这种焦虑也会传导给孩子。其实每个孩子有自己的成长规律和发展阶段,有的慢热,需要适应学习的节奏,有的聪明机灵,接受能力强。其实最了解孩子的应该是家长,家长如果有条件,应该让孩子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学习,也可以用亲子阅读、游戏之类的方式让孩子在轻松中获得知识。”熊莉说。

  农村择校也成为普遍现象

  而在乡村,并不富裕的家庭也为了孩子的教育走上了择校之路,倾尽所有。前不久,本报报道了甘肃省静宁县双岘乡云萃小学的开学典礼,这所位于大山深处的百年村小现在只有四名学生,明年这四名学生将到县里的初中上学,没有一个学生的云萃小学,命运未知。

  在云萃小学工作了22年的李汉功老师告诉记者,1995年他来到云萃小学,当时有180名学生,其中还包括了二十多个学前班的孩子,一到六年级总共就六个老师,语文、数学、自然、体育、美术、音乐六门科目,老师们大多是师范学院毕业,一人兼了好几门课。音乐课就是教唱儿歌,体育课带孩子们跑步,做广播体操。老师们教得很认真,而孩子们也很努力。

  “这几年孩子越来越少,云萃小学显得很冷落了,周围村里的家长只要有条件都会把孩子送到县城或者乡镇的中心小学,我们这里毕业的孩子也会到县里上初中。走之前我会对他们说,好好读书,不然给我丢脸了。”李汉功老师笑着说。谈到云萃小学的逐渐冷落,他也很感慨,县城、乡镇的教学条件和师资力量比我们村小好很多,老师们也见识广,能教给孩子的更多。“从我们村小出去的孩子学习都很用功,我们老师不能教给他们太多的知识,但我们能教给他们好的学习习惯,他们去了县城中学,照样会课前预习,课后复习。”李老师说。

  云萃小学的校长雷攀登老师,2013年来到云萃小学。他曾经在一份调研报告中总结了村小学生越来越少的原因:一是交通不方便,二是当地苹果产业发展起来后,更多的农民愿意把孩子送到县里,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三是一些外出打工的父母,把孩子也带到城市里上学。

  “我们这里的农民都很朴实,他们对于孩子的教育没有多高的认识,但是愿意把家庭收入的70%到80%用于孩子的教育,属于‘我把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更多的孩子去外面上学,对云萃小学是不好的,但对孩子们来说却是好的。”雷攀登说。同时,雷老师还有一点忧虑,没有了学生,云萃小学不知道能不能保留,如果云萃小学被取消了,那些附近村里真正穷苦的家庭的孩子恐怕就没有学上了,如果要把孩子送到乡镇中心小学,那么一个孩子的教育可能就要占家庭收入的90%以上了。

  云萃小学并不是一个特例,而是众多乡村学校的缩影。其实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他们想给孩子最好的,城里的家长追求名校,让孩子学习各种才艺,农村的家长也希望孩子能去县城念书,有更好的老师来教他。本质都是希望孩子享受更多更好的教育资源,在成才上更顺利,毕竟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

分享到:
关闭】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
◆娱乐八卦